APP下载

分享

砂石价格暴涨!砂石断供 江河告急 项目停工

2019/11/05 中国新闻周刊

“不干不干!以前我们都要送礼,这些人才会把单子给我们,现在没材料了要主动给我们,不接!”在安徽省合肥市,一家大型混凝土搅拌站的生产经理叮嘱他的下属,不要接施工项目的单子。他说的“材料”,是砂子。......

  砂荒困局

  “不干不干!以前我们都要送礼,这些人才会把单子给我们,现在没材料了要主动给我们,不接!”在安徽省合肥市,一家大型混凝土搅拌站的生产经理叮嘱他的下属,不要接施工项目的单子。他说的“材料”,是砂子。

Info/5dc0d0703d5b4762.jpg

  为解决最近全国多地出现的砂石料供给紧张问题,中国砂石协会会长胡幼奕在北京刚刚面见了政府决策部门的官员。他告诉记者:“中国现在提出要基建补短板,结果回头一看砂石不够用了,好多项目都停工了,所以上面重视了起来。”

  在很长的时间里,天然河砂这种建筑材料易得、便宜、好用。采砂船、挖车、廉价劳动力就是从事采砂作业所需的一切;对于需要它的人来说,一车装有十几吨的砂,价格也就一百多元。它对于混凝土结构稳定的重要作用,至今人工砂依然很难超越。它虽无处不在,但从不显山露水,以致于让人忽视了其存在与真正价值。

  占地球陆地表面积20%的沙漠里的沙子,因为过于光滑无法在工业社会派上用场。真正可用的都来源于河流——其仅占地球面积不到1%。近两三年,以砂子价格暴涨为标志,这场有限的自然资源与巨大的社会需求之间的角力开始拉开。

Info/5dc0d0912ad8f665.jpg

  9月下旬,六安市金安区黄圩采砂点,货车司机排队装载河砂。这里是该区少数几个还未售完限额的采砂点之一。

  合肥砂贵

  六安是紧挨着合肥的一个地级市。沿途流经六安下辖的金安、裕安及霍山等五个区县的淠河,是淮河的支流,也是合肥河砂的主要来源。

  马建雄是合肥规模前三的一家大型混凝土搅拌站生产经理,他说,运输砂子的司机们都有很多拉砂群,采购员为生产备砂料时,前一天会在群里喊一声“某某搅拌站,42元/吨,3000吨,现金结。”货车老板们手下通常有十几个驾驶员,如果认为价格可行,第二天十几辆货车便将砂子从河边砂厂运出,东行200多公里来到合肥。

  马建雄说,2018年春天前,河砂价格一直稳定在40多元/吨左右,现在这个数字已涨到了130元。而在淠河上游的霍山县,因为砂子颗粒更粗,能在高标准的混凝土中使用,据了解,市场价已经到了160元至170元/吨。高价与短缺的夹击之下,下游开始探索应对的方法,混凝土搅拌站开始相互打听。同时,搅拌站实验室人员开始研究如何用江砂和机制砂,加上多少的水泥用量去达到以前的强度与标准。

  马建雄说,考虑到价格,小型混凝土企业不承接市政工程如地铁、高架桥及特殊建筑部位等需要高标号混凝土的项目,可以不需要河砂。但是,天然河砂因为其均匀的粒径粗细分布,在高规格高标号的混凝土中依然不可代替。

  河砂甚至变成了混凝土搅拌站应付检查、装点门面的东西。马建雄说,当政府来检查材料,问“你们中标的几个项目,轨道2号线、3号线,现场材料怎么满足?”搅拌站的人就带他们去看那堆写着“轨道专用、高架桥专用”的河砂,但他说,“那堆砂根本不用。我可以说,90%的搅拌站里那一堆专用(砂),基本上是挂羊头。”

  但现在,江砂的价格也还在上涨,从去年的100元/吨,涨到近来140元/吨左右。“砂石紧张是常态化了。”

Info/5dc0d108adf00528.jpg

  六安市霍山县一号砂厂,只有几个看守砂厂的工人在此逡巡。自2019年2月起该砂厂停止开采,至9月份仍处于关停清理状态

  江河告急

  从2012年开始实行招拍挂制度,根据采砂规划,划定开采范围,将砂子资源与经营权一次性出售,开采年限一般为3~5年。这种管理方式的弊端是:一旦取得经营权,中标者往往不按照出让方的出让范围进行开采,而是超范围、超深度开采。张远峰说,比如,淠河是金安区和裕安区的界河,采砂企业就有可能跑到裕安区去采砂,而一些超范围的开采,则可能会危及河道水利工程安全。

  鄱阳湖这个中国最大的淡水湖,是长江重要的蓄洪、泄洪处,也是周围4400万人口生活与农业灌溉的水源地。这里因丰富的生物多样性受到国际认可,是许多珍稀动物的家园,也是许多渔民谋生的所在。但是,近些年其湖泊面积的快速缩小,让它再难以承载如此多的生态意义。采砂加剧的鄱阳湖干旱以及后续一系列问题,引起了生态学家们注意。

  鄱阳湖采砂后的一系列问题,是过度采砂对生态影响的一面镜子。“长江现在问题很大,如果再挖就会雪上加霜。但即使没有大坝,也不主张在河流下游比较平缓地方挖砂。”周建军说。但现实却是,据长江水利委员会河道采砂管理局高级工程师李刚去年发表的文章,眼下,长江上游弋着的几百条采砂船只,其生产能力是可采量的十倍。但与此同时,长江沿线城镇化建设还在继续推高河砂需求,泥沙资源在这一段供需矛盾日益突出。

  2017年4月13日,江苏淮安洪泽区地方海事处的执法人员,在洪泽湖韩桥水域非法采砂船舶集中停泊区打击非法采砂。

  治理引发砂荒

  我讲过‘长江病了’,而且病得还不轻。”这是国家领导人第二次为长江把脉。

  2016年元月,国家领导人在重庆主持第一次长江经济带发展座谈会时指出,“要把修复长江生态环境摆在压倒性位置,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随后,围绕长江经济带的六项生态环境专项行动逐一展开,非法采砂专项整治是其中之一。

  这一年,由原环保部牵头,中纪委、中组部相关领导参与的中央环保督察组正式成立,非法采砂是环保督察的重点领域之一;2018年6月19日,水利部发布通知,启动了为期六个月的河道采砂整治行动。变化开始到来。

  同年10月,六安市金安区开始启动一整套新的国有化采砂管理,所辖13个采砂点,每月各定量生产销售6万吨河砂。采砂者每生产销售一吨砂,能获得15块钱的劳务费,其余收入全部属于区政府。

  为严格管控开采量,金安区实施了“科技治沙”措施。在黄圩采砂点,一辆货车进入砂厂时称卡车皮重,载满砂子后再次过磅称毛重,两个数据相减即为净重,这些数据在出口管理站的电脑上记录下来。工作人员根据净重给其开出一张砂石票、一张装载单,司机刷卡缴费后拿到电子小票,携带三票一齐外运,在公路卡点处再次由交通部门核验重量后进入市场。在管理站的电脑上,一旦当月所有外运砂子超过6万吨,放行系统就会自动关闭。

  六安市金安区的情况大体是中国采砂管理史的缩影。张远峰说,如果按照原先的招拍挂制度,淠河河道估计到2022年就无砂可采,但现在严格按照规划定量开采,那么还可以再采5~8年。

  2018年10月,河南省在信阳市召开全省河道采砂管理工作会议,推广采砂国有化,目前该省20家采砂企业,全部为国有独资或国有控股;同年12月,湖北省发布《加强河道采砂禁采管理的通告》,整治各类涉砂船舶1700多艘,部分“三无”采砂船被现场爆破拆解。在全国治理采砂的大背景下,河南、湖北、湖南、江西、浙江、陕西、海南等省份接二连三开始出现砂荒,造成用砂大国的困境。

  无砂可用的同时,劣质砂甚至违规砂流入市场。前述青岛砂石经销商发现,在河砂紧缺、机制砂又不成熟的青岛,现在建筑尾矿砂、河道疏浚出来的含泥量很大的砂,甚至还有加工处理后的海砂开始进入一些质量要求不高的工地,让工程质量难以保证。

  “正道不畅通的时候,歪道就来了。”胡幼奕说,“乱七八糟、质量不符合要求的砂子进了工地,房子塌了怎么办?这牵扯到百年大计的质量问题。因为这一次砂石荒,未来可能有好多人要进监狱。”

Info/5dc0d16d17ff2365.jpg

  鄱阳湖枯水期搁浅的采砂船

  “一种速度的游戏”

  如果说有一种不劳而获又不会代价太大的营生,那偷砂一定是一个好选项。在水浅的淠河边,使用铲车、挖土机和运输车,就可以收获颇丰。在长江、淮河这些水深的地方,偷砂者们设计的采砂船就像潜艇,可以通过遥控指挥,白天沉到水下,晚上又浮上来盗采。“他们采砂船比巡逻大队的汽艇动力还大、还快,内线打听到今天晚上哪块不查,一按(遥控器),船只哗哗哗地跑过去。”马建雄说。

  马建雄记得,今年年中的时候,江砂也到了禁采期。作为砂石料用量大的企业,老板已经叫负责采购的人去国外打探,看能不能从马来西亚、朝鲜这些地方进口,但后来发现没必要,“(湖北)江砂也能搞到,有人不怕死的。”

  去年12月,县政府成立了他现在负责的霍山县砂石管理执法大队(下称“执法大队”),隶属于水务局。

  作为监管者,他开玩笑说自己的工作是高危行业,以至于走路都需要左右观望、小心谨慎——“我们执法部门某种程度上是在断人财路。”被威胁、被举报、被纪检部门调查,是多年从事水政执法的韩明常遇到的事情。2004年,霍山县水务局刚刚开始整治河道采砂,在一片滥挖滥采的地方,他们过去执法,结果车辆被推倒,他也挨了一顿打。

  如果以吨计,偷砂的利润甚至高于贩毒。湖北省一名水政执法人员2016年曾撰文指出,采砂船每小时可采河砂1000吨,水上直接售价为15元每吨,利润约10元/吨,这意味着每小时就可获净利上万元。而现在,砂价早已是15元的好几倍了。

  以前偷砂风险不大。根据《安徽省河道采砂管理办法》,非法偷砂者将被没收违法所得,并处以5000元至2万元罚款;情节严重的,也不过5万元以下的罚款。在汛期和禁采区开采,价值达到5万元可以刑事拘留。但翟昌友说,“抓来也关不了几天。”2016年底,国家两高颁布司法解释,河道非法采砂以非法采矿罪入刑,这成了执法者的一大有利武器。

  作为水利部门工作人员,韩明坦言,堤坝和水源地的保护是河道管理的重点,河砂作为一种流入市场的资源,与水利本身并没有太大的关系。但在砂价暴涨的这两年,如果说对于他所在的水政执法单位有什么直接影响,那便是管理偷砂者的难度急剧上升。“(偷砂的地方)点多面广,你管理人员少,你就和他们在玩一种速度的游戏。”

Info/5dc0d1870fa5b026.jpg

  淮河安徽阜阳段的一个大型河砂集散地

  寻找新砂源

  六安砂的故事在全国多个地方重复上演。2018年下半年,河南省连续三次对河砂进行管控,境内所有采砂、制砂企业一概叫停,转为国有化经营,供给减少后,砂价上涨与管不尽的盗采如影随形。

  对目前的砂荒问题,胡幼奕总结说,“过去是‘靠山刨石头,靠水捞沙走’。现在国家管的生态环境建设,好多地方不让挖了,但是新的工业化没跟上,所以砂不够用,就这么简单。”这里所说的工业化,便是机制砂。通过机器粉碎岩石,控制粉末的颗粒大小,生产出符合建筑用砂标准的“机制砂”,在国内已经有八九年的使用历史。

  作为对规模化、高质量机制砂企业的保护,中国砂石协会认为,如果不能强力按压住盗采盗挖,挖河床就能赚钱的非法采砂行为大量存在,会伤害机制砂产业的发展。不过,机制砂不受天然河流资源禀赋的影响,在供应方面将更稳定也更可控,专家指出,这就需要未来各个地区根据自己的需求量布局生产,以免造成环境压力。

  现在城市建设用砂特别多,又找不到一条别的出路,所以最简单直接的做法就是从河流里面挖,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国家应该拿出一个解决办法来,不能够把取砂目标放在河里边。”

  韩明就表示,霍山以前很多古河道,修成大堤以后,河道被隔开,一部分变成旱地了,扒开上面两三米的耕作层,有的地方往下几十米深都是砂。“我们古河道的砂量非常大,只是要规范合理地去开采。其实不用都想着要到河里面去,如果国家也有政策的话,就能把一些河砂的开采量置换出来。”

  周建军说,从河道疏浚的角度,比如在长江上游的支流,如四川大渡河或者金沙江去挖砂,如果合理管理好,对于减少水库淤积也有好处。

  周建军在德国亚琛待过好几年,前两年他又回去了一次,发现十多年过去,城市面貌与当初几乎没有变化。相比之下,中国几乎任何一个城镇都在十年时间内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他感叹于中国城市化发展之快,但是若以环境为代价,去完成这样大规模的建设,就难免短视了一点。

  在历经多年的高速建设与人口增速放缓后,未来中国还需要建这么多房子吗?周建军说,现在有的城市房屋空置率很高,展望未来,更好地利用已有建筑并适度放缓开发步伐,或许是人类与自然和解的最好办法。


(责任编辑:俞垚伊)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运输和产能限制或致砂石终端价格上调

近期,运输查超限载无疑成了砂石等建材行业最热的话题之一,全国范围内的运输整顿活动持续进行,江苏、浙江、湖南、广东、辽宁等地纷纷出台相应政策。在运输和产能的双重限制下,砂石终端价格在今年冬季或将维持上调形势。

菲律宾两大镍矿商今年前九个月镍矿石销售量下降但盈利乐观

马尼拉11月13日消息,菲律宾两个最大的镍矿石生产商今年前九个月的镍矿石销售量下降逾1%。该国9月份对中国的出口量达到439万吨,创下13个月最高水平。

2019-11-15 矿业 矿山

垄断搅拌站砂石料购销业务,这个“黑老大”领刑15年

垄断通远堡大黑山搅拌站砂石料购销业务,对部分工程领域形成非法控制,攫取巨额非法财富,严重破坏了当地正常的经济、社会生活秩序,在社会上造成了恶劣影响。

2019-11-15 垄断 砂石 搅拌站

即日起!泉州狠抓超载,重点查混凝土、砂石车辆及企业

对未取得营运资质,参与非法营运的渣土车,将根据违法情节,依法给予3万至10万元处罚;对被查处的其他违法营运行为,将依法给予顶格处罚。渣土车违法超限超载运输、污染公路、非法改装、非法营运、卫星定位未保持在线、破坏卫星定位装置、恶意人为干扰屏蔽卫星定位装置信号等行为,都将是重点整治对象。

微信关注

文章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cement.com/

  • 550+个水泥品牌
  • 31个省市159个地级市
  • 8000+家建筑施工企业正在使用
  • 15年的数据积累
时间 地区 均价
2019-11-14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

¥457.76
2019-11-14

宁夏回族自治区

¥314.20
2019-11-14

青海省

¥393.21
2019-11-14

甘肃省

¥371.56
2019-11-14

陕西省

¥455.14
2019-11-14

西藏自治区

¥649.29
2019-11-14

云南省

¥375.24
2019-11-14

贵州省

¥318.53
2019-11-14

四川省

¥496.50
2019-11-14

重庆市

¥449.24
2019-11-14

海南省

¥512.41
2019-11-14

广西壮族自治区

¥447.09
2019-11-14

广东省

¥509.43
2019-11-14

湖南省

¥453.54
2019-11-14

湖北省

¥503.33
2019-11-14

河南省

¥574.66
2019-11-14

山东省

¥516.50
2019-11-14

江西省

¥544.06
2019-11-14

福建省

¥509.74
2019-11-14

安徽省

¥478.87
2019-11-14

浙江省

¥551.95
2019-11-14

江苏省

¥497.66
2019-11-14

上海市

¥521.00
2019-11-14

黑龙江省

¥369.52
2019-11-14

吉林省

¥386.44
2019-11-14

辽宁省

¥322.59
2019-11-14

内蒙古自治区

¥304.48
2019-11-14

山西省

¥383.96
2019-11-14

河北省

¥446.5
2019-11-14

天津市

¥469
2019-11-14

北京市

¥495.56

联系我们

会员咨询:400-8888-870

24小时热线:0571-85999833

杭州总部:0571-85300321

商务合作:0571-85871612

北京信息总部:18969091792

微信服务

水泥网

水泥观察

水泥价格

水泥技术

©1997-2019 水泥网版权所有| 法律顾问:哲鼎律师事务所
2019-11-15 15:13:12